1. 首页
  2. 动态

布景 布景内外30年

布景是照相馆摄影中特有的图像元素,也是寄托人们生活希冀,承载社会观念与公众审美情趣的一种摄影道具。布景的内容总是紧贴着时代的脚步。不管时光如何流逝,凝结于其中的那一股股浓郁的生活气息,无不浸淫着历史、社会和文化的内涵。

徐卫明作为一名从业35年的照相馆摄影师,其职业生涯始于1983年。正是基于这一职业所提供的近水楼台之便,摄影在他的个人与家庭生活中扮演了极其重要的角色。这其中,他连续30余年,有意识拍摄个人与家庭置身于不同时期布景前的影像,成为一份观照时代变迁观念更迭的特殊样本。岁月流逝,影像留痕。而今整体地观看,景随境移,人随时变,这些照片开始释放出特有的韵味。特别是从他结婚至今的家庭合影中,布景的变换切合着人物的姿态表情、年龄服饰的更替,绽放出厚实的图像意义。

1990年

1990年的结婚照,布景图像元素中凝结的是那一时代极具典型意义的求新求异的时代气息:奢华考究的室内装饰立体图中,“铜质”的古希腊半裸女子雕像使之散发出鲜明的西方文化的特质,新郎的西装与新娘洁白的拖地长裙,也是有别于传统中国婚典礼仪中的新潮装扮;这类西化的习俗,同样也是改革开放国门打开后,观念解放在普通大众生活中的折射。此后,儿子出生并参与其中的三口之家合影,将一个普通家庭与布景中表达的理想世界之间,建立了密切且因时而变的长期关系——家庭与社会的密切关系,通过人物与布景的切合得以充分体现。1996年的家庭合影中增添了“大哥大”这个醒目的道具,也将那一时代里人们普遍的价值追求予以了突出表达。2009年的布景,选择的是一幅国外火车站的情景,一家人置身其中,俨然出境游的实景,彼时正是江南小城居民举家出境游的风尚初兴之时。2000年的全家福,夫妇俩分别穿上了柯达与富士的广告衫,为这个家庭的合影印上了照相业主的标志。每一年,几乎每添置一幅布景,这个家庭都会拍摄一幅全家照。其目的,既是自我的纪念,又是作为样板面对客户的展示作品。在布景面前,一个家庭的合影就是无数个家庭合影的模板,也是一代又一代的人们对于理想生活和美满家庭的希冀。这些布景中,有富丽堂皇的庭院别墅,有亭台楼榭的旖旎风景,有表达生活和谐的家居生活,有体现闲情逸致志向高远的诗书唱和;虚幻重叠的肥皂泡象征着憧憬,丰谷满仓福祉盈门预示着自足祥和。每一个贫富境况不一、诉求与愿望不同的家庭,都可以在丰富的布景中获得情感的寄托——而在摄影中,当某一种类型的表现方法在相当的时期内成为大众共同的喜好,它就不再属于照片中人作为社会个体的偏爱,而成为一个时代里群体价值观、审美取向的公众表达。

1996年

1999年

照相馆里的布景设计,均为生产商精准把脉时代气息,竭力迎合民众渴求的特殊商品;对于现实世界的高度相像,以及将时代性观念在图像元素中的高度凝练,体现的是一种可以理解并被广泛接受的以假代真的象征意义。晚清的人们喜欢以花架、书卷、折扇做背景或道具,民国时人们以落地灯、沙发等西式用具作陪衬以体现新潮,20世纪六七十年代人的照相出现了异常丰富的背景:北京天安门、上海外滩等风景名胜地的精美图画,汽车模型或者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的“现代化”生活场景,最是那布景前面设置的几层实物台阶和扶手,于立体和平面的虚实交错中增强了人物所处环境的真实感。选择和确定摄影的布景,大多是优于自我现有生活状态的情景;没有人愿意将低于自己生活状态的环境作为刻意摄影的背景——除非另有所图。当人物通过置身于由布景组织的特定环境中,图像的意志表达,也就成为人物对于布景能指的拥有;而其所指,则是知识、财富、荣誉、地位、尊严这些更为尊贵的人生价值。也可以说,选择布景的摄影,体现着人们渴望却难以企及、梦想而希冀拥有的那部分理想。

2000年

2009年

一方画布,就是一片令人憧憬的美丽新世界;人与画布的结合,无异于人对于布景所阐释的所有美好与幸福生活的拥有。徐卫明的家庭合影,有三个特点:

1

除了1990年的结婚照由同事掌镜,其余均为自拍。自拍的意义在于,拍摄者与被摄者合二为一使图像意志更易于掌控——背景亦即布景中所有图像元素的取舍以及光影结构的营造,均为对个人旨趣与家庭理想的充分书写;而作为照相馆业主的家庭合影,自然浸润着更多的、一般客户所没有的主观注入。

2

与为真正的照相馆顾客拍摄的布景照有所差异的是,这个一家三口的合影,背景并不都是仅仅限于布景,而是有许多包含了布景之外的室内场景,其本意在于让摄影行为在随意中透露出更多生活化的意味,也让准客户对于宽阔的布景作更大余地的局部选择。但这一“露拙”之举,却在客观上于无意间揭示了布景与实景之间的关系,也将布景所营造的理想世界与现实的生活世界之间作了比对;艺术与生活的距离以及彼此的互渗关系,在此获得了直观呈现。

3

这些合影具备了个人摄影与商业作品的双重特点,其中包含着个人(家庭)理想的安放与作为样品展示的两种功能。在这些跨度接近30年的家庭合影中,每一次快门的释放,既是他们自我形象抵御年岁侵蚀的痕迹,抑或又是家庭幸福感的影像保真,同时也是置放在店堂内,为他人提供选择的影像范本,具有小众传播意义上的商品属性。而小众传播又有别于出版、展览等公共传播,确定的受众群、固定的传播区域,加之明确的传播意图,使这样的家庭合影,既具有特定的一家三口鲜活生命的成长轨迹,又兼具无数家庭在各个时期从外在面貌到内心追求的共同特征。因为目的单一,摄影在这场持续30年的岁月接力里,纯粹而独立。而今的公开传播,却于无心插柳中折射出家庭作为社会的细胞,在中国大历史中无以替代的独特意义。

最真实的历史,一定由鲜活而丰富的生命凝结而成;他们不一定是创造历史的主角,更不可能成为某一领域的代表,但在每一个阶段、每一个时期,他们的行动与身姿、情感与思想,都贯穿其中,成为历史赖以存续的血肉。而承载着历史内涵的照片,大多富有生命的力量。

2011年

2016年

2018年

文章刊发于《中国摄影报》·2018年·第96期· 8版

摄影 | 徐卫明

| 孙慨

编辑| 唐瑜

声明:本文内容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取得授权

原创文章,作者:就案,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nwlju.com/92/71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