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时报

奥比特 武汉疫区血癌娃“无血可输,延迟住院”,急需救助!文末领抗疫福利!

福利快捷通道:

免费领”新冠肺炎无忧保“

感染即赔,最高20万!

2019年12月8日首例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出现,2020年1月20日疫情全面爆发。在所有人将焦点放在新冠病毒的时候,小梓琳一家正经历着人生最艰难的时期。

自1月22日第7次入院,正在武汉儿童医院陪女儿梓琳接受化疗的方旦,眼见着血液科的病人集中出院,常见面的几个实习医护回家。离他百米的那幢楼里,越来越多的护士在接受培训后被派去支援发热门诊,医生们也穿上全套防护服。“我这层楼一点声音都没有,所有病房的门都紧闭着,安静得可怕。

疫情开始时白血病患儿梓琳还是和以往化疗一样,大部分时间都在病房度过,每天过得大同小异。抽血、输液、打针….伴随低烧、头晕、呕吐等等数不清的身体反应,方旦夫妻俩甚至开始习惯这种每天和一堆细胞指数作斗争的日子。

方旦一门心思扑在女儿身上,没过多的关注疫情的发展,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他始料未及。

疫情全面爆发后不到一周,很多医院连供血都成了问题。 随着疫情的发展,所有三甲医院将主要人力资源投入救治肺炎病人,有些科室被感染科征用,有的关停,有的不再接收新病人。

原本拥挤的武汉儿童医院收费大厅,如今空无一人

“我们1月18日暂时出院,1月22日孩子一直拉肚子接着血小板低再次入院,当时还能输上血。”几天后,情况急转直下。1月28日,武汉“封城”的第六天,医生却告知方旦没有血了,得排队等,结果等了一个星期梓琳才输上血。

有很多患者每天打奥比特(可以使血小板降得慢或升高血小板)但是每针需要600元左右,价格高且效果不好。“血液病病人是易感染人群,医生告知我们这些患儿家属说近期化疗有风险,怕到时候没有血小板,住院都要家长签名,疫情期间出了事医院不负责。甚至有的医院根本就拒收血液病病人。”方旦望着窗外非常无奈的说到。

方旦一家来自湖北咸宁通山县,妻子徐东贵是家庭主妇,方旦则在县城的一家蛋糕店打工,一个月大概三千元的收入,仅仅够家庭日常开支。但是自从小女儿梓琳在去年八月份确诊患上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这个家就被推入了无尽的深渊。

当灾难来临这样简单的小家是没有一点抵抗能力的,光活着就已经竭尽全力,命运却肆意玩弄,用疾病击碎最后的希望。

“上第一个疗程的化疗药时孩子就出现不吃不喝,一天拉肚子20多次严重脱水。孩子奶粉不喝,饭不吃,喂她吃,她就把牙齿紧紧地咬着,嘴巴怎么也不打开,没有办法我们只好用喂药器强行弄开嘴巴往里灌,孩子拼命挣扎,我和她妈妈两个人都差点抓不住她。打营养液痛的大哭大叫(营养液含钾对血管刺激大,疼痛较为常见),咬自己打留置针的手指.”方旦正说着话一个不留神小梓琳就扯掉了手上的留置针。

小梓琳的奶奶听到孙女患病的这个消息之后, 青光眼又复发了(因为长期哭),老人开始拒绝治疗,把钱留给梓琳,方旦的弟弟也把仅有的积蓄拿了出来,一家人齐心协力想要把小梓琳留住。家人的支持给方旦夫妻俩带来了很大的鼓舞,他们决定无论结果如何都要竭尽全力去救自己的女儿,但是事情远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顺利。

第一个疗程下来一岁三个月大的小梓琳瘦到只有6.5公斤,医生说如果孩子打营养针继续哭闹抗拒,营养上不来第二个化疗没法做了,建议用插胃管来喂养加强营养。孩子一天时间就反复插拔胃管不少于6次,方旦看到女儿痛苦的样子真的无法忍受,后来决定让医生拔掉胃管,夫妻俩一个人抱着孩子强行捏住嘴巴,一个人用勺子撬开嘴巴喂奶,一顿下来得花上半个小时,孩子也闹腾得累了。

化疗开始后,方旦才真正感悟到医生对他的提醒:让他准备好50万左右。因为钱真的是花得太快了,第一个疗程就花了好几万,小梓琳体质又差,感染一次就多花两三万。目前只做了六个疗程,就已经花了20多万,花光了方旦一家人全部的积蓄以及借来的筹来的钱。

“有一次,护士又拿催款单过来了,我一看,欠了好多钱,我问他没有钱怎么办,那小孩就不治了,我们回去,我看到他哭了,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他哭,我才知道他比我更急。从那次以后我再也没提过回去的话了。”徐东贵目光呆滞的诉说着。现在方旦不单止为钱发愁,还担心随着疫情的发展加剧,像梓琳这样的血液病患者以后的治疗之路更难了。

“武汉市其他重症病人怎么办?比如定期要化疗、透析、输血的,现在医院都不收了,难道回家等死吗?”“我给区政府打电话时,电话那头的人和我一起哭,他们也要崩溃了。卫健委的工作人员也努力沟通过,但真的没办法。”越来越大家属发出这样的呼声,他们能理解医院,也能理解政府,他们会尽最大努力保持理智。

方旦说“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输血稳定,但是献血要去血液中心,可没有交通工具,怎么去?现在出门本就有感染风险,加上献血后免疫力下降,谁会去献血?以及,没有办法保证,献血人有没有携带病毒。”为了避免献血者处于新型肺炎潜伏期,血站工作人员也会严格筛选,将曾有病人接触史的献血者排除在外。近期的新入库血液,也会保存放置14天以上,直到确认献血者没有感染肺炎。一定程度上,这也加剧了供血不足。

疫情中不止有肺炎病人,武汉其他重症病人家庭太多了,小梓琳是武汉疫区重症患者中的一个代表,疫区还有很多这样的患者,他们负债累累仍旧积极治疗,只为寻求一线生机!原来输血,输血小板对于他们来说是最平常的事,现在却变成了最奢望的事。

2月2日,护士在抽血时告诉方旦,又有6名被感染的医护人员出院了。不知为何,方旦彷佛听到了天大的喜讯一般,对护士说:“你看,一切都会好起来的,除了冷静面对,我们还需要充满勇气继续生活。

6名被感染的医护人员出院

中国加油

武汉加油

疫情确实影响了我们的正常生活,但正如上海华山医院的张文宏教授所讲:我们每一个人都在战斗,你在家不是隔离,而是在战斗!

病毒面前,没有人可以置身事外,无论是身边一线的白衣天使,还是在家隔离的普通百姓,或是遭受病魔和疫情双重折磨的大病患者,我们每个人都是在用血肉之躯在咬牙坚持,在默默战斗!

小编由衷的钦佩每一位在无声战斗的粉丝,在你努力守护我们美好家园的同时,我也想为你守护。

免费福利

领取水滴新冠肺炎无忧保

领取条件:18—65周岁的中国公民,可免费领取

赔付规则:等待期(5天)过后,如果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导致的肺炎,根据病情的严重程度和后续发展,给付最高20万元保险金。

备注:这份保障与由社保和财政承担的新冠肺炎治疗费没有冲突,可以用于补偿治疗期间的收入损失和后续康复费用、生活费等。

此福利由本平台联合水滴公司赠送,记得转发给家人和朋友哦~

疫情期间,你守护我们的家园,我来守护你,我们一起等春来~

原创文章,作者:就案,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nwlju.com/20/7195.html